写手(有偿接小说、广播剧、舞台剧、填词、漫画/MV/游戏脚本等文案均可,同人可补剧),木偶摄影师,回国可接娃偶约拍,回国行程会在作品信息公开亭合集公布。约稿约拍可私信,或QQ675845637
個人網址:http://www.fengjianyue.com/

关于

(金光同人)默酌杏酒温赤心(主杏默、温赤)1


前言:花期外拍季节已过,又到了笔耕季节。最近一直在玩金光群侠传,所以就忍不住挖了个坑。

本文已经出同人本,网上已经撤掉了后部分文,同人本贩售详情请戳:http://www.fengjianyue.com/?p=51927

 

第一章:不打不相识

 

“师兄,你好了没有啊,我还要跟冽风涛一起下副本呢。”值班医生办公室里,一个女医生正在拉扯着一个坐在电脑前奋战的医生。只见他一身白大褂被闪烁着七彩炫光的电脑屏幕映照得五彩斑斓,称得上帅气的脸庞也忽明忽暗,表情看起来阴晴不定,唯有一双明亮的眼眸始终如一。

“别闹!就快死了!”他一只手在键盘上忽东忽西地点按着,五指灵动,并没有很快,却极富节奏,仿佛在演奏一首钢琴曲,另一只手在微微移动着鼠标,说话之间,摸鼠标的手抓准时机,在移动的同时,顺势用手肘顶开女医生的纠缠。

“杏~花~~师兄!杏……”这一举动换来对方不悦的拉长音呼唤。

“茹琳你闭嘴!”杏花君最讨厌别人叫他杏花了,少了一个君字,那名字听起来真是有云泥之别。他已经懒得去吐槽给他起名的父母了,就当这是上天所赐命中注定的缺陷。所谓人无完人嘛,他什么都好,就是不能被人喊杏花,一喊脾气就上来,简直可以怒得六亲不认。

“你房查完了?”茹琳自然知道这位师兄的死穴,所以立即住了口,吐着舌头装可爱地站在一旁,眨巴着眼睛看着杏花君,看得他也不好意思继续发火,只是用一种严厉地口吻问道。

“查过了。一切正常。”

“116号的病人病情容易反复,你再去检查一下。回来我就把号还你。”

“师兄!116号的病人我都检查了两次,去的时候一次,回来的时候又一次。这才几分钟的事情啊,再说不是还有陪床的家属在,有事会按铃叫的。你要玩就给你玩吧,用不着这样对我吧。好歹今天也做了三场大手术,都站了一天了,累死了。”茹琳说着,从旁拉来一张办公椅坐下,一边抱怨一边看杏花君玩网游,“你也喜欢玩的话,为什么不自己建一个号呢。”

“我哪有那个时间,我又不像你,天天跟男朋友玩网游约会。我也只有值班的时候打发一下时间而已。”杏花君随口答着,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,一瞬不瞬。

茹琳见状不由笑了:“师兄,就你现在这个样子,说不上瘾鬼才相信。正好这个游戏今天开了新服,而且游戏内容据说是全面更新,很多老玩家都跑去新服建号。我给你建一个吧。”说着,她脚一蹬,椅子滑到了一旁办公桌前,正打算开机上游戏新服建号。

“不用不用,我懒得练号,你别多事,等我打死这个叫任飘渺的就还你。”

“什么?你在打谁?”茹琳浑身一震,忙又脚一蹬,坐在椅子上滑回杏花君身边,凑头过去看电脑屏幕,不由大喊起来,“任飘渺!真的是任飘渺!天啊!”

“怎么了?你朋友啊?我确认过你没加他好友啊。”杏花君皱着眉,整个身体往一旁挪了挪,想远离茹琳的音波攻势。

“那是任飘渺耶!你你你你……你居然拿我的中谷大娘去打任飘渺!”茹琳依旧盯着电脑屏幕震惊不已,“你居然没被剑十二秒死?!师兄,你神了耶!你打了他多久了?”

“目前是五分钟37秒。”杏花君迅速瞥了一眼办公室里的挂钟说道。多年做手术的习惯,让他养成了做事情前后都看时间的习惯,“这个任飘渺怎么啦?你那么激动干什么?”

“大神!他是这个游戏里的大神!风云碑排行前十,本服第一。你不知道吗?”

“我当然不知道啊,我平时不就帮你练练级而已,又不是这个游戏的真正玩家。再说了,这个什么任飘渺又不是风云碑第一人,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。”

“师兄,金光群侠传这个游戏里有阵营功体相克的属性,所以所谓的风云碑前十是根据游戏里的十种兵器功法各自选拔头筹,其实都是天下第一。任飘渺是整个游戏里的天下第一剑,货真价实的大神啊!他的经典名言就是‘男人是经不起挑衅的’。师兄,我真佩服你,居然敢挑衅任飘渺,到现在还没死,够可以的了。”

“天下第一剑又怎样,我们不是治疗吗?只要挺过他的剑十二就可以了,你看我还不是满世界地吊着他打。”

“噗,师兄,这种打法叫做放风筝。不过,我觉得被放风筝的是你不是他。大神估计是看你是女号,又敢挑战他,所以没秒杀你,陪着你玩而已。”仔细观战看了好一阵后,茹琳笑道。

“小师妹,你可别迷信神话,别看我要死不活地总是只剩一层血皮,但是任飘渺他真就搞不死我。除非我操作失误,不然我跟他陷在一个死循环里,我的血永远比他的输出多一点。”

“就多9点血而已,这恐怕连一层血皮都称不上吧。要不是鬼策克武狂,你哪来这9点血跟大神耗啊。”

“9点血也是血。凡是还有一口气,就绝对不能放弃救治,这是医生的职业道德。”

“是是是。我败给你了。大神怎么这么倒霉惹到我师兄了呢?”

“谁让他抢我的血枯蝉!”

茹琳闻言不由得咋舌苦笑,退回到一旁的办公桌前,也开始在电脑前忙碌起来。

血枯蝉是游戏里鬼策医师的一种稀有炼药材料,杏花君平时帮她玩这游戏,对练级提升战力都不感兴趣,唯独对炼药情有独钟,大概是职业病的缘故。游戏里也只有鬼策巫医能炼药,就不知道那本是武狂剑者的任飘渺大神撞了什么邪,也来抢血枯蝉玩,这下好了,被拖到这种打不死的死循环里,还被拉着满地图乱跑,估计已经被全服的玩家们围观了。完了完了,这一场闹下来,她那中谷大娘的号就闻名江湖了,还是叫上冽风涛去新服建个小号玩吧。对了,顺便给师兄也建一个,给他捏个帅气的脸,说不定还能在游戏里谈个女朋友。

 

三个小时之后,在同城的另一处电脑前,相似的一幕正在上演。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推搡着另一个坐在电脑前奋战的男人,“行了行了,都三小时了。温皇你有完没完啊!快点来新服跟我们组队下副本。我跟罗碧都快等你一晚上了。”

“新服我还没建号。你那么闲,就帮我建了先练着。我这边完事就跟你接手。”温皇也穿着白大褂,电脑屏幕闪烁的光影将他本就气宇轩昂的脸映照得更加棱廓分明,性感迷人。一双修长的眼睛透着清冷的眸光,仿佛要穿透空间投到对手身上。

“好啊,新号我就给你起名叫死人骨头温。”千雪也生得仪表堂堂,站在温皇身边毫不逊色,只是他那一身白大褂跟他粗犷放浪言行不是很相称。

“千雪,我没想到你那么怀念剑十二的滋味啊。”

“大不了以后不上有你任飘渺的服,也不参加跨服风云碑争霸赛,看你怎么剑十二我?”

“唉,我本想手下留情,既然如此,那下次的实验……”

“停停停,我怕你了。你想叫什么?”

“就叫还珠楼主吧,鬼策巫毒。顺便建个帮会叫还珠楼。”

“咦?怎么选鬼策啊,战力那么低,我还以为你不是玩武狂就是玩修罗。”千雪俯身凑近电脑屏幕看了看,笑道:“哈哈哈,不会是因为你武狂打一个鬼策打了三个多小时都没死,觉得丢脸,所以……哎,我说怎么这么奇怪,他就剩9点血了,你怎么搞的,吃错药了?还是他开挂锁血了?这都打不死啊!我来!我来!”

“唉呀~你来他就不止剩9点血了。对方是个高手,卡我的技能冷冻时间卡得非常精准。我跟他耗了这么久,就是在等他失误,不然走不出这个死循环。”温皇一脸悠然自得地盯着屏幕,手指却在键盘上不停点按,快得眼花缭乱。

“这么难缠啊?不会是我小叔吧?他最擅长把人拉进这种循环,一点点把血磨掉。”

“中谷大娘,是个女号,应该不是。再说你小叔这会也该睡觉了。”

“唉~也是,现在这个点还不睡觉的,没日没夜加班工作的,就是我们这种苦逼的研究员了。”千雪站直身,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长吁短叹道。每次做实验都要时刻守在实验室里,还得连续熬夜,也只有打打网游可以让人精神一些。

“还有,医生。”温皇突然想到了什么,手指间的动作滞了滞,随即一字一顿地补充千雪的话说道。

“医生?也对。值班啊,紧急手术啊,偶尔爆发个什么传染病啊,确实也称得上没日没夜的。”千雪揉着熬夜熬得有些发胀的太阳穴,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,“算起来我们药剂研究员跟医生也是同行嘛。”

“这个中谷大娘能坚持3个多小时操作无失误,说明对方的精准微操作很出色,而且长时间的高度专注力也比普通人强很多,这种集体力、耐力、专注力为一身的人,很有可能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。”

评论(8)
热度(112)

© 风见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