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手(有偿接小说、广播剧、舞台剧、填词、漫画/MV/游戏脚本等文案均可,同人可补剧),木偶摄影师,回国可接娃偶约拍,回国行程会在作品信息公开亭合集公布。约稿约拍可私信,或QQ675845637
個人網址:http://www.fengjianyue.com/

关于

(金光同人)布布惊情1(主赤俏、副杏默)

本文出本,后面部分已经撤文,同人本详情请戳http://www.fengjianyue.com/?p=46919



第一章鬼手为师

“用你的刀锋点刻出心间的朱砂,用我的指尖雕磨成爱你的年华……”一手揉着太阳穴,一手摸索着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,修长的手指滑过手机屏幕,指腹轻柔地掠过锁屏上那张白皙的脸,“喂~”史精忠的声音干涩中透着迷糊,让电话的另一头一瞬间便像站在了面前,看着他躺在床上眼都睁不开的疲惫模样。

“俏如来啊,你又熬夜了,哎呀,说了多少回,身体不好就别熬夜,你看你年纪轻轻的就一头白发……”“前辈,找我什么事?”史精忠在那一番喋喋不休的关怀声中彻底清醒了,头疼得有些厉害,但他总算睁开了眼睛,下意识地看着正对着睡前恋恋不舍摆在床头柜上的偶头,慢慢地聚焦。

“你看你睡糊涂了吧,叫什么前辈,听着生分!”
 “对不起,燕叔,我刚醒。到底什么事啊?”
 “哎呀,你快起来,赶紧收拾一下过来,今天的聚会地点你知道的吧?”
 “啊?”
 “你知道谁来了吗?”
 “谁?”
 “默苍离!默苍离来了!”
 “哦。”

听着电话里史精忠状况外的声音,燕驼龙愈发的心急火燎,可是越有些解释不清楚。“俏如来,你清醒了没有?!我说默苍离来了,你不会还想不起他是谁吧?!”

“我当然知道呀。虽然每次都会发邀请,但是四锋中人很少会参加我们这类不入流的聚会……”头实在很痛,连续两天废寝忘食雕偶,又在刚睡着时被吵醒,史精忠头脑一片浆糊。虽有些明白燕驼龙的兴奋,但他始终没有反应过来与自己有什么关系。他又缓缓地闭上眼,翻了个身,几乎要在燕驼龙的唠叨声中又睡了过去。

“默苍离看样子是为了你来的!他已经放话了,若是名至实归,就收你为徒,你快选几颗偶头带过来吧!赶紧啊!我们这些人都在给你说着好话呢!只要你在他离开之前赶到,他这个徒弟可就收定了!我们都看好你!俏如来,俏如来,喂?在听吗?喂!”

“燕叔,我知道了,我就来。”挂上电话,史精忠睡眼朦胧地盯着床边的偶头,大脑空白了好一阵,又在一瞬间思绪万千,如一团乱麻。收徒……默苍离要收自己为徒,那就意味着自己也将是四锋中人,墨派弟子!

也就意味着,和他的距离更近了……史精忠霍然坐起身来,一个红发身影在脑海中浮现,丰神俊朗,逆着光的轮廓边缘闪亮成了半透明,似乎将要溶于光中。

急匆匆地洗簌着装,又将几颗新近的得意之作包裹装袋后,史精忠转身看着床头柜上那颗偶头,那是凌晨才雕好的呕心沥血之作,似乎现在还残留着他的手温。他有些犹豫,最终还是没有带走。

也许这些默苍离会看不上眼吧。史精忠坐在的士上,抱着一袋偶头,惴惴不安。虽然浸淫多年,但终归是个野路子,比不上那些雕偶世家,少了传承,自己摸索窍门必然要走许多辛苦的弯路。他突然有些后悔,没带上新雕好的那颗偶头,也许错失这次机会,他永远也不可能进入业内名流的圈子了。

当的士停在一家独门独户的别墅前,史精忠依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,他提着袋子,在门前发起愣来。他们所谓的聚会,不过是以野台戏班子为核心组成的布偶同好会。都是一些不入流的雕偶师、操偶师和投资者、经纪人什么的,三不五时聚在一起探听一下业内资讯,联络筹备表演,拉一下赞助或者交流一下新技术。

这类同好会在圈子内多如牛毛,互相之间也多有重合。史精忠混的这个主要以雕偶为主,平日里的生计便是来接聚会上一些布偶藏家的单子,更多的野台戏班子的戏偶单。

他在这些小圈子里倒是颇有名声,因偶雕得温润如玉,多被做成菩萨佛陀,本身人又长得白净秀美,不久便落得个俏如来的称号,就连父亲好友、布偶迷燕驼龙也都改叫他俏如来了。

“你愣什么啊!还不赶紧进来!”正想到燕驼龙,人就突然出现在了眼前。燕驼龙一脸焦急地打开门正要探望,却见史精忠已经呆立在门外,有些哭笑不得,这小祖宗快急死他了,他居然还有时间在这里开小差。

“精神点!听说默苍离可是个严苛的主,我看他那不苟言笑的模样,你这样去见他可不讨喜啊!”燕驼龙拍了几下史精忠的脸颊,把他有些苍白的脸色拍得稍微红润了,看他被拍清醒了些,这才拉起他往里走。

这是个布偶藏家的豪宅,主人热情仗义,在圈中颇有人望,他们的聚会时常在这里进行,史精忠也来过好几回,眼见被燕驼龙一路拉着来到了后院,便猜到此刻默苍离定是和众人在后院看偶。

果然,远远地就看见一群人围着个人,而这群人又被一堆偶头围着,很难说是人围观偶还是偶围观人,那场景突然引得史精忠心底发笑,一下子紧张感去了不少。

这院子四周靠墙的地方都摆着木架子,一颗颗偶头摆了一排排,上过粉的都在遮棚下阴干。默苍离就站在院子中央,手里拿着颗偶头,就着阳光,慢慢转着看着。

今天的天光很好,偶头粉中微小的气泡都被照得纤毫毕现,也将众人的脸照得光洁,仿佛要折射出兴奋的闪光来。是啊,四锋之人竟然会来参加聚会,而且来的还是一峰之巅,鬼手钜子默苍离!

墨发绿衫,清俊的脸上微微泛着些许病态的白,那是史精忠熟悉的,时常熬夜的脸色。但清冷的眼神,犀利如刀。薄唇紧抿,对众人的奉承和讨教皆惜字如金,却又不失谦和有礼的姿态,其做派让人觉得颇有些古风。

“俏如来来了!俏如来来了!”燕驼龙也不管史精忠又在走神发愣,径直拿过他手里的袋子,一边嚷着,一边摸出一颗偶头捧到默苍离跟前。

众人闻声早就自动分出了条通道来,默苍离转头便一眼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史精忠,冷眸微微眯了起来。有人自觉地从他手里接过先前正在观看的偶头,他便空出手来接过燕驼龙递过来的偶头,却不看,一边用指腹轻轻摩挲着表面,一边依旧盯着史精忠看。

史精忠只觉得全身凉飕飕的,忍着哆嗦,迎着目光,走到默苍离跟前,鞠躬行礼道:“今日能得前辈点名指教,俏如来三生有幸,受宠若惊。”

“伸出手让我看看。”没有客套与铺垫,默苍离直切主题。史精忠先是莫名奇妙地一愣,下意识伸出左手来,半路突然又改成了右手,摊开伸给默苍离看。

这个小动作让默苍离的眼中迅速闪过一道欣赏的光。他端详了那只手指纤长的手好一阵,这才开始审视起手中没有上粉的偶头。片刻之后,又问要了一颗上好粉的偶头看。

史精忠紧张地看着默苍离面无表情地察看他的偶头,就像等着重要考试成绩时的学生一般,感觉有些像发烧,一会冷一会热。

紧张漫长的等待等来的却是一头雾水。默苍离从头到尾没有评价一句话,看完之后把偶头交还史精忠,转身环视了一圈众人,最后对此地主人淡淡道:“俏如来的拜师宴是继续在贵宝地呢?还是另择他处?”

“这等喜事当然不能另择他处啊!”主人见默苍离首肯收徒,欢天喜地地立马嘱咐人去张罗拜师宴。这次默苍离肯来他家参加聚会,他早觉得面上有光,而俏如来是他平日里看好的一位雕偶师,言谈间便跟默苍离提及,谁想到竟促成了拜师这等美事。他多少也有提携之功,伯乐之名,在圈内那可是面子倍增的事,怎能不喜形于色。

主人忙前忙后,默苍离依旧被众星捧月般围着,凑不进去的人都转向史精忠祝贺攀谈起来。就这么闹哄哄的过了一天。直到回到家重新躺回床,史精忠还感觉两耳嗡嗡响个不停,众人的话语还萦绕不去。

“俏如来啊,以后你就是四锋中人了,可别忘了我们啊~”
 “我看好你,以后继默苍离之后成为一派巅峰,这鬼锋以后可能就要改称俏峰了,哈哈哈哈~”
 “恭喜恭喜,难得我们这个不入流的圈子里能出个四锋子弟,我们也脸上有光啊~”

所谓四锋——鬼怪神珠,是雕偶界四大流派,原为四大雕偶世家,在雕偶造诣上有各自独门造诣,随着文化兴衰,时代变迁,雕偶技能已经不再局限于家族内流传,逐渐扩张成为流派,在业界四分天下,各占山头,被雕偶、收偶、爱偶人士所追捧,马首是瞻,其门下子弟便被称为四锋中人。

默苍离便是鬼怪神珠中的鬼手。原本这一流派自称墨锋,传说上可追溯到墨家门内,其刀功技艺传承源远流长,传到默苍离这一代,一枝独秀,偶头风格多变,惊艳绝伦,被誉为鬼斧神工,鬼手默苍离的名号传久了,他这巅峰代表的墨锋就被喊成了鬼锋。

这就拜入鬼锋门下,成为四锋中人了?努力了这么久,一下子梦想成真还真有点不习惯啊。史精忠呆呆看着床头柜上的那颗偶头,也不知什么时候就这么睡了过去。

评论(2)
热度(50)

© 风见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